开元棋牌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灵之窗 > 文苑天地 >

借你三天光明

发布时间:2018-11-30 10:00:18  来源: 市中区白马山街道开元棋牌:陈修梅 浏览量:0
    上帝派他的儿子来凡间与众生受苦,感受世间悲欢,却没有承受所有不幸,而我相信,还有神的孩子,在人间。
    在人间,毕竟我没有承受过那种黑暗的荼毒,我想,我的笔,再是华丽也写不出你们的心。既没有知天命的年龄,也没有悲天悯人的觉悟。我只能过分的揣摩海伦凯勒,我想,只愿借你三天光明。
    听说,你们的世界里只有鸟语花香,却没有色彩斑斓;听说,你们的人生没有绝望,黑暗并不是最可怕的东西;听说,你们不是上帝的宠儿,因为上帝没有办法眷恋自己的孩子,你们却是命运的幸存者。上帝关了一扇门,却也开了一道窗。
    就算是我能听到很多的东西,我仍然没有想好写这篇文章的意义,起初只是读着海伦凯勒有些感想,可是明明就不应该局限在这小小的世界里。我很崇拜史铁生,我也写自己的一些东西,前些天在网上听说,不写小说的作家算不上的作家,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这世界上的一种歧视,至少说实话,世界上还并不是总是公平的。我读过他所有的书,可是还是没能明白,他是用一个恰到好处的心去度过那段岁月的。有人说,他走以后,便没人能思考生死。的确,命运拿走了你一些东西,总会还给你的,只是我知道,他便是强者。
    不只如此吧。看过一本简祯的《旧情复燃》,书里讲有一个残疾的老师,从小到大,细微之处永远得不到别人的尊重。尽管如此,她仍然是有她自己最伟大的信念。她的老师不认识她的学生,她不认识她学生的学生,可是却用一个伟大的灵魂把一代一代人生传承下去,有人说,师者无微乎,大概就是这样的。
    我认为世界上没有什么外在的东西会让人看起来是不平等的,其实不平等的只是人心。世界生分万物,我们却是一家人。记得以前小时候,班上有个脚陂的同学,我想大多数人小时候总会去嘲笑那些和我们大多数人不一样的人,只是那时候永远不会知道,在别人的心灵中留下了什么不可磨灭的东西。现在想想,本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的,到底是什么世界,才让我们去不自觉的远离甚至嘲笑那些和自己有些差别的东西。我想,大概只是人心中那些小小的自卑吧。不得不说,父母赋予我们生命的同时,世界赋予了大多数人自卑,就是这点几乎察觉不到的卑微,才会让人不自觉的嘲笑。说起来,错的也许不是上帝,而是本来认为正常的自己。
    大概是长大了一点,不知不觉的晓得了,世界上的人都是一样的,残健一家亲,对于别人,不应该是无意思或是刻意的远离,而是会发自内心的帮助和鼓励。上帝在每个人心中都播下了一点小小的种子,那个叫做善念的种子,会在你内心生根发芽,不管他长成怎样的参天大木或者青青小草,至少,是决然不会被抹除的。或许会有人做红十字会,或许有人只是推着轮椅,或许。
    或许那些善念在自己心里。我想可能大多数人都没怎么做过助残行动,或者是没时间,或者是没途径。只是,我觉得,每一个人,都有那一抔明净的心,可能你只是在逛街的时候,看到有残疾儿童在沿街乞食,可能只是在天桥上地道下有一两个老人在孤独的睡着,不管是不是像网上说的那样,有几成为真,总会有想投些钱的冲动。世界上,这就是那一点点一点点卑微的爱组成的,这就够了。
    说实话,我们不得不承认,世界上对残疾人的偏见还是有很多很多,不是凭着一些冠冕堂皇的词语就能抹杀掉的。还有很多很多的人在去努力,去一点一点的改变这些偏见,让每个人都明白,本来我们就是一家的,没有所谓的差别。你不方便的时候,总有人去搀扶着你,你累的时候,会有人安慰你。党和国家所说的大同社会,我实在没学好没知道最后的目标是什么,至少我们都愿意看到,在这世界上,没有那么多的嘲弄和卑微,每个人都有一样的起点和不一样的人生。
    过度的生命也许让我们忘记了什么是珍惜,什么又是失去,我只是觉得,有时候,我们真的未免渴望的太多太多,都忘记了最初的自己,忘记了世界本来的样子,我不能想象,当你褪去华丽的镁光灯,是不是才能想到什么才是真谛。佛说三千世界才能看到众生相,在他们得不到上帝的温暖的时候,得到的却是更多的追求。可能我们对生命的探索只是靠着爱好和多变的心情,可是世界上有些人对生命的探索却是那股生存的本能,这却是最值得敬佩的事情。我突然想起了霍金,那个从20岁就开始面临死亡的伟大的人,就靠着两只手指和一个大脑,成为了世界上最靠近爱因斯坦的人。
    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做梦做得逼真的时候,梦里心痛得不欲生,大梦方醒之时,那种感觉世界一切都没变,真的很好,心有余悸的感觉,总让自己有对生命感到庆幸。我的确很庆幸自己的生命,记得之前脚扭的时候,完全用不了一只脚,我想,那时候是有点残疾的感觉,可是我心里却是知道,我能很快的好起来,所以我很有希望,只是我无法体会得到,他们是怎样给自己一个希望的。我写的这篇文章,借你三天光明,我想,用自己的三天,换你们的健全,十分美好的,就想海伦说的,可是去巴黎,苏黎世,或者纽约。
    我想如果有这三天,不过至少有一点是值得安慰的,这世界还很美好,花草树木和万物生灵都活着,都是一起平等的活着,你有看到太阳升起来了,对我来说,这就够了。
    有时候自己会想,大概我们的爱就会像一首老歌,总会在你骑着自行车,经过谁家音像店前响起,可能里边买的是你未曾拥有的东西,心头的旋律却缠起泛黄的回忆,爱和老歌都是最难唱也是最动人的。可能,我会有借你三天光明的念头,我有去爱你们的时光,大概便是我能哼出的老歌。我从未参与的岁月,都揉进了心里。也许一辈子并不是很长,曾经寻寻觅觅,百转千回,到最后,也只是一阵体会。
    一阵体会,我能体会你承受的一切,你能感受我得到的所有,这大概就是我们之前存在关系的意义。神说,世人就是我的孩子,神说,孩子的哭我来承受,神说,承受才能给世人快乐。我们本来就是亲人,愿有三天光明。